祷师 第二五一章 佐仓失踪

发布时间:2020-01-20 18:56:06 来源:株洲律师网

祷师 第二五一章 佐仓失踪

四条锁链,两黑两白,向不同的方向延伸出去。

从外观上判断,锁链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,黑的很黑,白的极白,都是闷色,不会反光,黑链看不出连接缝,白链几乎与强烈的白光融为一体。

顾七最明显的感觉就是锁链沉重了不少,同样的大小、同样的物质,变重就代表着密度变大了,更结实了。

在吸收鬼面前,锁链的硬度相当于老年人的骨头,可以提供很强的拉力,但是比较脆,一锤子就可以敲碎,现在,顾七觉得锁链的硬度应该和花岗岩差不多了。

而重量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,他是去控制,而不是自己拿着甩,锁链是轻是重都一样。

除了质量的变化外,控制锁链也变得容易起来,和原来的感觉不一样,过去每一个需要动的链环都需要他去控制,因此无法让锁链组成太复杂的形状,多数时候都是编链、织链盾,最近研究出来的链甲也因为控制问题,实用性较差。

但是现在,控制锁链已经不需要精确到环,而是变成了段,想要控制的那截锁链会照着顾七的思维行动,相当于顾七以前的目光看到的是链环,而现在看到的是链段,以前只能使唤一个小兵,现在可以指挥一支小队,控制的难度降低了无数倍。

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如果“目光”可以看到放出来的所有锁链,就可以让锁链做出非常复杂的变化,发挥更大的威力。

除了质量和控制外,锁环的数量当然也增加了,换句话说,放出锁链对顾七造成的消耗变小了,按照现在的标准,“人间链狱”不会让他脱力了,虽然仍只有双臂能释放锁链,无法使用“人间链狱”那种肆意狂攻的招式。但现在有了更多的控制力,他就能用出更有效的招式。

四条锁链,像跳绳那样甩着圈子,随意的变换着方向,在“光之领域”里二十八拐三十二绕,每一条都放出去百米左右。

顾七开始感到吃力,他仍坐在地上。呼吸渐渐粗重起来。

苗仪留意到了,但是没有说话。甚至连动都不敢动,尽量放轻呼吸,它离得太近,任何动作、声音都会分散顾七的注意力,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,但总会有一些影响。

一人一猫都看不到外面,如果能看到,就能发现每条锁链都穿过了无数扇传送门,而光头已经忙得快要崩溃了。

顾七用这一招。考虑的是传送门,没有去考虑这个祷师,光头放出传送门也是会消耗体力的,他必须随时放出传送门,避免锁链捅破光之领域的外壳,门一放就是两扇,锁链出来的门小一些没关系。因为锁链也不宽,但是让锁链伸进去的门不仅要大,还得准,因为锁链在不停的荡着圈子,对歪了就不会伸进门里。

偏偏有的时候门放出来了,锁链却拐弯了。白放一扇门,为了节省空间,还得把没被锁链穿过的门收起来,这就又多了一项工作。

工作很繁重,又费体力又费脑力,偏偏还四条锁链,光头仿佛能听到自己脑细胞死亡时的惨叫声。不知不觉中,他流出了鼻血。

终于,错误出现了。

先是有对门把一条锁链引得撞在了另一条锁链上,顾七立即注意到了,围着那片区域做起文章来,四条锁链都往那个位置延伸,无论被传到哪里,都继续往那边伸

期待已久的传送门重叠出现了,顾七并不知道,光头却惊得差点又犯错,幸好那两扇门都是入口,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。

但是连锁反应出现了,没过多久,第二次重叠出现,然后是第三次、第四次。

“回授”发生得是如此之快,就连光头都来不及反应,眼前一黑,“光之领域”就这样消失了。

跌在地上,光头剧烈喘息着,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。

强烈的白光是他的能力,不会伤害他的眼睛,但是光差让他在黑夜中成了瞎子,而顾七一直闭着眼睛、蒙着眼睛,把布条一拉、眼睛一睁就能看到周围的情景,苗仪就更别说了,绿色的眼瞳跟电灯似的,亮得吓人。

放出锁链卷住光头,顾七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,吊在空中。

“拖你的福,我刚才吸收了一千个鬼面,很好奇锁链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的增长,如果你不想我像挤牙膏一样把你的内脏从嘴里挤出来,就告诉我佐仓健二去哪了。”他沉声说道。

佐仓健二不见了,顾七和苗仪所在的位置离那艘小船不远,更远处有一个尸堆,堆得很高,可以看到无数的断臂、断腿被粘在尸堆上,绝对是佐仓健二的努力成果。

估计那些就是巴伦夫人村的全部村民了。

可是附近没有佐仓健二的影子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哪怕是见到了天狗面具,他都不会主动扔下顾七和苗仪不管,不在这里,只能说明他被敌人带走了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光头仍十分虚弱。

“教堂里埋伏着多少人?‘标本师’在哪?”顾七收紧了锁链,只用了一半的力量,就让光头的骨头发出了“咯咯”怪响。

光头的表情十分痛苦,用微弱的声音说道:“我不……”

“咯咯”声变成了“咔嚓”声,锁链拧住光头的右手,拧将他的手转了三圈。

“啊――”凄厉的叫声在黑夜里响起,光头原本就累得够呛,突然又受到了这么大痛苦,翻着白眼晕了过去。

顾七看了看周围,走到海边,将光头浸进了海里。

正值冬季,海水冰凉,光头晕得很彻底,被冰水一激,仍是立即就醒了过来,一张嘴,喝了一大口海水。

顾七把锁链收回来,将光头头下脚上的倒吊着,沉声说道:“我不想再问你什么了,现在打算去教堂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,告诉我,我会根据情况判断是否回来杀你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佐仓健二被带到哪里去了,在我出来的时候,教堂里还有三个人,‘标本师’也在里面。”光头满嘴咸涩,鼻子里直冒水。

“‘标本师’除外的另外两个人有什么能力?”顾七又问。

“我不认识他们,只知道一个叫‘童之光’,一个叫‘圣犹大’,也不知道操控尸体的人在哪里,‘童之光’是指挥我们行动的人。”光头的右侧肩臂关节疼得厉害,差点又晕过去。

“很好,你就在这里等着我,我会回来的。”顾七回身走到尸堆旁边,仍用锁链绑着光头,将他插进尸堆里,崩断链环。

尸堆里有大量粘液,佐仓健二的,光头就算能挣脱锁链,也会被粘住,成为尸堆的一部分。

…………

街上仍静得可怕,顾七径直向教堂走去。

“怎么办?‘标本师’在教堂的话,没办法攻击啊。”苗仪下午才当过一次标本,虽说不觉得难受,但短时间内不想再变成标本了。

“目前可以确定的敌人有‘标本师’、‘模型屋’、‘童之光’和‘圣犹大’,前两人的能力已经知道了,后两人的能力听起来不像是对付魂灵的,可以让克劳斯当我们的眼睛。”顾七说道。

“乐意效劳。”克劳斯出现在顾七身旁,一同行走。

顾七重新拉好蒙眼睛的布,说道:“随时准备回去,不要和敌人拼,先拿把枪。”

“好。”克劳斯带着顾七来到一栋房子前,开门,拿出一把g36突击步枪递给顾七。

一人一魂一猫重新上路。

“我怎么觉得‘圣犹大’像是对付魂灵的能力名,这不是背叛者犹大吧?”苗仪又回到了兜帽里。

“不,圣犹大是十二门徒之一,背叛者叫‘加略人犹大’,不是一个人。”克劳斯立即说道,他虽然不是信徒,但曾经寻找过法柜,对这方面有些研究。

“那根据‘圣犹大’这个名字,能不能猜到那人的能力?”苗仪好奇的问道。

克劳斯摇了摇头:“不行,关于圣犹大的记载太少,猜不出来,不过‘圣’字头的能力,怎么说都不会太弱,没想到教庭也有人成为了理想的信徒。”

说着话,他们已经来到了通向教堂门的小路前。

“有危险立即消失,进门的时候记得把门破坏了。”顾七叮嘱道,他不希望再被模型屋关住了。

“好。”克劳斯观察着周围,带着顾七上小路。

教堂里没有光亮,看起来有些阴森,附近一个人都看不到,云层仍挡着月光,周围黑得可怕。

来到教堂门前,克劳斯伸手拧动门把,很顺利的把门推开,然后扯下来拆散扔到一旁。

教堂窄而长,大门一进去就是礼拜堂,放着两排座椅,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,最里面的墙壁中间有个巨大的十字架,右侧有一扇门。

在十字架下面跪着一个人,像是在忏悔,只能隐约看到他穿着主教服,头发花白,背对这边。

克劳斯找了一圈,轻声说道:“‘标本师’不在这里,只有一个人。”

顾七拉下布条睁开眼睛,走向那个忏悔者。

-未完待续。

ps:感谢汪秀才的月票支持~~~

大庆治疗癫痫病医院
骨质疏松治疗手段
成都治疗癫痫病费用
友情链接